研究生三年

1042501750

读研的三年总体上过得很压抑,一是导师比较push,另一个是没有主动去适应。从小学到高中,到大学,每个阶段过去后,我都会很怀念。记忆里的场景自动添加滤镜和磨皮效果后,总是看上去那么美好。唯独研究生阶段不是。已经毕业两年整了,每次梦到在读研,我都会从梦中惊醒,好好看下周围,确认自己是不是在409或者畅春新园,清醒一下后感激已经毕业了。

回忆开始,画面自动渐变成黑白色。

1.研一

2011年3月面试结束后,我就在导师实验室开始做本科毕业设计。大学学的是地质,而实验室做的是石油工程方向。从3月开始我和另外一个同学(后来是我的舍友)同时负责两个项目,由于专业的差异和自己的抵触,进行得比较痛苦。当时本科的同学处于潇洒自由的状态,而我每天早上9晚11,没有周末,但进展依旧很慢。

由于还没有入学,我临时住在学校的地下室,和另外2个已经工作的室友住一起。两名室友作息都是晚上打游戏到2、3点,第二天白天睡到中午。基本只能等室友睡下后我才能睡着,第二天早上起来很痛苦。那段时间很孤独也很有压力,我一度想放弃入学,回去再考研。

就这样一直到开学,搬到了畅春新园,开学一周各种培训和讲座,也没有按时去实验室,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。好景不长,导师很生气,让我们选择是要毕业还是退学。于是,又恢复到之前的生活。我参加的校研究生会也因为导师的反对退掉了,喜欢的乒乓球协会也一次未能参加。研一在43个学分和无数的项目讨论、汇报中结束。

2.研二

研一的暑假北京下了一场暴雨,那时我从新疆库尔勒出差回来,站了31个小时,终于回到学校。研二没有课了,基本处于出差状态。国庆之后去库尔勒,元旦前回北京。导师给我们制定了新的作息表,每天指纹打卡,分为上午、下午、晚上三个时间段,每天需要完成规定的打卡量,周六一天组会,周日没有特殊情况可以休息。

实验室的门牌号是S409,基本实验室的同学都有在里面通宵的经历。这一年熬了很多通宵,发了文章,得了奖学金,做了很多项目。去了很多地方,西安,库尔勒,乌鲁木齐,天津,涿州,香港……研二在广西防城港的一场大雨中结束。

3.研三

2013年9月开始找工作,同时手上的项目也要继续。有次二面时忘记了关铃音,导师打电话来让我回去,也是马上就回去了。当时找工作也是被虐到心累,整个人处于一种不好的状态。期间参加了平安银行管培生的二面,面对无领导小组讨论,自己木讷、沉默寡言、不善言辞的缺点全表现出来了,也明白自己不是这块料。寒假回家前在清华园的一个IT公司做产品经理实习,感觉还不错。

下学期快到4月依旧没有自己满意的offer,论文进展也很慢,同时也还得去外地出差做项目。当时想留在北京,户口也是很看重的,清华园的IT公司虽然答应给我户口,但要交5w和5年内都不能辞职的条件,在纠结后我还是拒绝了。为了积攒人品,同时也拒了所有暧昧不清的offer。没有一个offer之后反而感觉更轻松了,没有那么累。4月初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参加了院里实验岗的面试,后来很意外的留下来了。拿到留校的offer后,果断没有参加后面其他单位的面试,安心做毕设。

6月答辩前,抑郁了一段时间。答辩通过那天阳光明媚,我和舍友在农园二层吃的最后一顿午饭,虽然人很多,但心情从来没有那么好过。研究生三年,就在那个中午结束了。


两年之后,再回忆这些,依旧觉得很累。作为一个完美主义者,我会想过重新去参加高考,重新去读本科,但对于读研,真的不要再来了。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学弟学妹都能有一个愉快的研究生生涯。

 


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:熊文涛的学习笔记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